主页 > 汽车 >

武汉“禁货令”四年考:货车诡秘通关

2019-11-07 21:5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 来自: 未知

  火灾频发、交通拥堵,加之大武汉城市板块功能的重新规划……各种因素的叠加,致使2011年武汉市痛下决心——对汉正街实施整体搬迁。为此,武汉市对汉正街周边实施了史上最严的“禁货令”。

  然而,长江商报记者近日多次暗访结果显示,实行4年的“禁货令”被严重打了“折扣”,坊间种种传闻被证实。与此同时,类似9月初的火灾仍在汉正街屡屡发生,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2月以来在汉正街发生的火灾就多达5起。

  面对全国接二连三发生的重大安全事故,省委主要领导指出“隐患就是事故”。“禁货令”本是政府严肃法令,且实施多年,为何没能做到令行禁止?本报编辑部认为:对于威胁公众生命财产安全的隐患,唯有多管齐下、彻底消除,方能确保长治久安。

  以前频繁发生的火灾事故,让汉正街区域的消防安全饱受诟病。湖北省、武汉市政府对此高度重视,决定对汉正街进行改造搬迁。2011年8月15日,作为搬迁改造举措之一的汉正街区域“禁货令”正式实施。而交管部门除了派人值守外,还在6个关键路口安装了限高架,全面“禁货”。

  上周,长江商报记者到汉正街调查走访时,多名知情人士称,近年来,夜间大货车横行汉正街已成常态。9月8日凌晨,长江商报记者在知情者带领下,经过4个多小时暗访看到,当晚至少有40辆满载货物的大货车出入汉正街及周边区域。不少大货车均能熟练避开重重关卡顺利进入汉正街核心区域。

  “禁货令”当头,大货车为何能长驱直入汉正街?长江商报记者以货车司机身份探访发现,货车闯关背后暗藏利益链,正是链条上相关环节的共同发力,才为货车闯关护航。

  知情者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凌晨3点前,由于汉正街区域内多个路口有执法人员值守,货车不会进入核心区域,多停在周边进行卸货转运。零时40分,记者来到沿河大道看到,在硚口沿河大道月湖桥桥底下,停着一辆满载货物长达17.5米的大货车,货高约4.5米,有三四个人正站在车厢上将货物转移至旁边的几辆电动三轮车上。从这里前往太平洋的途中,记者看到还有两辆类似货车停在路边,一辆货车从宗关方向驶来。3小时后,当记者再次返回此地时,货车竟又多了三辆。令人吃惊的是,货车上的人直接将货物卸在马路中间的机动车道上,昏暗路灯之下,路过的疾驰车辆常常猝不及防。

  凌晨1时许,长江商报记者来到江汉一桥桥下的汉江大道,看到路边正停着一辆货车。江汉一桥的下桥匝道上,堆满了刚刚卸下的用纸箱包装好的货物。而同一时间,汉江大道月湖桥下也停着两辆货车,五六名工人正给其中一辆卸货。记者行至汉阳铁门关,看到果然有人在货车上卸货,同样是大功率电动三轮车负责转运货物。记者注意到,三轮车装满货物后,径直调头驶上晴川桥,奔向汉正街,来来往往,异常繁忙。

  凌晨1时30分,记者在晴川桥汉阳桥头处看到,三辆卸完货物的中型货车(车厢长9.5米)正等待下桥,桥头3米高的限高架阻挡住了去路。排在最前面那辆货车的司机在打电话,而桥头的岗亭内,一名协警似乎正在警惕地左右张望。然而2小时后,当记者重返此处,却发现三辆货车均不见踪影。

  凌晨3时35分,记者在中山大道友谊路路口处看到,这里卸货的人较多,竟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而在附近,有10多名工人聚集等待。知情者称,估计马上又有大货车驶来。10分钟后,在晴川桥汉口友谊南路,一辆载货大货车从沿江大道万商白马方向驶来,停在了晴川桥桥下。

  凌晨4时许,记者来到汉正街的大兴路鞋城。从大兴路至黄陂街,记者看到沿途有4辆大货车正在卸货。知情者称,高峰时甚至能有9辆大货车同时卸货。

  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统计,不到4个小时的暗访期间,就有40辆载货大货车进入汉正街及周边区域。这些货车多来自安徽、河南、江西、山东、江苏等地。知情者称,卸一车货大约需要2小时,大货车要赶在早晨7点前离开市区,5点之后就不会再有货车进入汉正街。据其统计,高峰时一晚上能有60辆大货车进入汉正街区域。

  “禁货令”实施以来,交管等相关部门联动,设置了重重关卡禁止大货车硬闯汉正街。那么,这些大货车又是如何成功闯关的呢?

  据了解,在汉正街区域,有6个关键路口设立有限高架,其中4个可以升降,以方便公交、消防等车辆通过。梳理汉正街周边交通,有三条路是货车不会选择的:沿江大道长江二桥至武汉关路段,尽管未设限高架,但沿途监控较多;汉正街第一大道中山大道路口正在施工,不便通行;交管局对面有岗亭,24小时盘查,货车显然也不会“深入虎穴”。除此之外的三阳路、前进一路、沿河大道太平洋、武胜路及汉阳汉江大道,就成为了货车的惯常行驶路线。

  记者了解到,汉阳方向货车通常路线为:从三环线下来经米粮立交来到龙灯路,上到汉江大道,进入铁门关等地;汉口方向则是从谌家矶驶入市区,途经江岸路、沿江大道转至解放大道,从三阳路转入京汉大道,进入前进四路或前进一路,最后进入大兴一路。从武汉市民之家方向进入市区的货车下二环线后,也是走解放大道、三阳路、京汉大道、前进一路或前进四路。而从三环线舵落口方向驶入城区的货车,则途经解放大道,或驶至太平洋路段,或从古田一路走沿河大道。驶至太平洋的货车有三种选择:驶至沿河大道,在沿河大道至月湖桥路段停放;从崇仁路行至沿河大道武胜路,绕过江汉一桥驶入沿河大道,进入汉正街核心区,可达利济路、第一大道、晴川桥;从解放大道、友谊路转至中山大道,再上前进一路,可直接驶入核心区万商白马、晴川桥等。

  9月8日凌晨3时许,在江汉一桥桥下的沿河大道限高架处,记者在此观察了20分钟,目睹了三辆大货车先后顺利闯关。一辆从太平洋方向驶来的大货车行至限高架前约10米处停下,限高架设定在3.5米,货车载货高约4.5米,无法通过。这时,副驾驶位上下来一名中年女子,在车厢尾部拉扯了一下,一块黑布掉下,遮住了货车车牌。随后,货车从江汉一桥的一侧逆向驶入武胜路,在高架桥下逆向转弯,继续逆行武胜路,最后驶入沿河大道,顺利绕开了限高架。之后也有两辆货车如法炮制,顺利过关。记者注意到,货车闯关时,限高架旁治安岗亭内坐着一名约莫30岁的协警。协警称,他的工作职责是看守限高架,凌晨5点后将其升高,方便公交通过。

  凌晨3时42分,一辆大货车从中山大道转弯驶入前进一路,在铜人像转盘处停下。司机在驾驶室打了通电话后,下车查看了一下,转而上车继续打电话。知情者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这名司机可能是第一次闯关。就在记者观察等待时,后方快速驶来一辆大货车,超车后径直驶往万商白马方向。随后记者开车追上,但那辆大货车已不见踪影。

  大货车何以能如此娴熟地避开重重关卡长驱直入汉正街呢?长江商报记者采访发现,一条利益链似乎暗藏其间。

  在长江商报记者的暗访过程中,江汉一桥下沿河大道岗亭的协警称,他负责看管限高架,清晨5点升起晚上11点降下。武汉市交管局相关负责人也向长江商报记者证实,人为操控限高架谋私利可能性较小,因为均安装有监控设施。不过,记者发现部分限高架两端高低不一,不超过4米的货车可以勉强通过。

  知情者告诉长江商报记者,除去上述“侥幸”通过的方式,大部分的货车闯关是有人指引,而执法人员在有意回避。

  上周,长江商报记者以货车司机身份进行暗访时,汉正街一自称某托运部的男子称,想让货车过关,只要交“通关费”就行,17.5米的大货车300元,其他的200元,白天可以从三环到二环,夜间可以到汉正街。“交了钱,有人会通知你进入汉正街的时间和路线,那个时间段一般没人查。”该男子称。

  该男子还向记者推荐了一个绰号为“铁铁”的男子,“他的关系很铁,只要交钱,白天进二环、夜间进汉正街不会有问题。”担心记者找不到人,该男子指点称,“身材不高,有点瘦,总是凌晨4点到利济路或者崇仁路宵夜。”遗憾的是,记者未能在这两个地方找到“铁铁”。

  在记者的调查过程中,至少还有4人提起过“铁铁”,包括一名来自河南的货车司机。“你交的钱不是他一个人拿了,还要分给不少关键人。”一名自称与“铁铁”相识的男子开导记者称,“最近风声紧,‘铁铁’也在冒险。”但当记者询问关键人是谁时,该男子有些警惕,“你问这个干什么?”亦有人私下称,“铁铁”的关系层次可能较高。

  上述传闻,长江商报记者未能得到权威人士证实。不过,记者在暗访时发现,在大货车的闯关之路上,沿途确实并无等执法人员。而部分大货车闯关时,偶尔还可见到有男子骑电动车指引。知情者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货车的闯关路线其实并不固定,就看别人指引走哪条路。

  记者就此采访,有称,人的精力有限,加上夜间易疲劳,执法有空当在所难免,从而被钻了空子。但对于收钱放行一说,他予以否认。

  □本报记者姚海鹰事实上,作为武汉汉正街搬迁改造及消灭火灾隐患有力措施之一的“禁货令”,其成绩有目共睹。“以往白天大货车横行,汉正街车流、人流转不动,现在大货车基本上绝迹了。”9月10日,武汉市交管部门一相关负责人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自从“禁货令”措施实施后,汉正街再未发生过大事故。

  不过,长江商报记者现场走访发现,汉正街“禁货”工作依然道路漫长。尽管在白天,汉正街区域确实难以见到大货车,但客货混装的依维柯、金杯及长安面包等车辆仍将汉正街大小巷道堵塞得水泄不通。到了夜间,更是货车横行。

  针对“禁货”不彻底的问题,上述交管部门人士称,执法手段、警力均有限,部分客货混装车钻了法律法规的空子,导致执法有难度。

  9月11日,一关注汉正街搬迁改造的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交管、运管、等部门应联合执法,集中力量管住大货车、大客车及客货混装车,而有关力量要全面彻底清理取缔汉正街区域的仓库,从根本上管住大货车进入市区,同时消灭火灾隐患。

  有着500年历史的汉正街曾经承载了武汉这座城市的辉煌和记忆,但近年来,发展的滞后、频繁发生的火灾……都将其推向了不得不搬迁改造的地步。

  2005年12月20日,永宁巷一家服装作坊起火,4名工人被大火吞噬,6000多家小作坊迁出;2009年2月5日、2010年1月8日,连续两年春节前后发生的火灾,让推进汉正街综合整治启动加速度。

  真正促使武汉市痛下决心进行全面改造的,则是2011年春节前的那场大火。2011年1月17日,汉正街燃起冲天大火,夺走了14条鲜活生命,震惊全国。

  当年3月15日,武汉市汉正街综合整治与搬迁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发出通告,措辞罕见的严厉,规定汉正街内“凡是无照经营的,一律依法取缔;凡是经营假冒伪劣产品的,一律依法处置;凡是违法搭建的建筑,一律依法拆除”。

  公开信息显示,原武汉市长唐良智曾多次专题调研汉正街综合整治与传统市场搬迁改造工作,不止一次批评称“远没有达到预期目标”。

  作为与汉正街搬迁配套的重要措施之一,同时为解决区域交通混乱、消防隐患等诸多问题,当年8月15日,武汉对汉正街实行禁止货车和长途客车进出措施。半个月后,交管部门对违反“禁货令”的马姓货车司机处以行政拘留15天、罚款1000元的处罚;次日,对违反“禁货令”及伪造驾驶证的王姓货车司机处以拘留20天。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除了派人值守外,交管部门还在汉正街6个关键进出口安装了限高架,随后,又加装了电子监控,严防大货车进入。

  2013年,汉正街“禁货令”升级。当年3月1日起,“禁货令”范围扩大至三环线,三环线(包括)内外埠货车全天禁行,本地货车部分路段实行夜运;违禁罚百元扣3分。此外,还严打“客改货”,违者罚款500元扣6分。新规实施,武汉三环线步入“后禁货时代”,初步形成内客外货的交通格局。

  今年9月10日,武汉交管部门相关负责人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汉正街“禁货令”实施四年来,成效明显。如今,除了有证货车,汉正街区域基本上难见大货车。

  2013年3月,长江商报记者曾前往汉正街探访,发现不少物流公司仍栖身于汉正街内,不少大货车藏身其内。但在上周记者回访时,并未见到物流公司和大货车踪影。不过,依维柯、金杯等客货混装的面包依旧横行。据称,每天在汉正街活跃的面包车多达万余台。

  武汉市交管局一负责人坦承,“禁货”工作有难度,“有的用面包车、邮政车辆运货,有的故意撞坏限高架,甚至有人买通管理人员升高限高架……”该人士称,部分商户、货车司机、物流公司穷尽各种办法“禁货”。

  9月8日凌晨4时10分许,在沿江大道万商白马附近,一名带着一名协警正盘查货车,现场有三辆大货车正忙着卸货。指着司机不知去向的江苏籍大货车向长江商报记者诉苦,对于这些外地大货车,仅开张罚单作用不明显,而想扣驾驶证又找不到司机。“你们再也不要到这里来了,以后会加重处罚。”这名一再告诫现场司机。

  至于为何让这么多大货车闯进来了,该嘀咕称,“只有我一个人,执法时都没人搭把手。”而一旁的协警则明确称,除了开罚单,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管住这些货车。

  另外,上述武汉市交管局人士称,由于警力不足,夜间的执勤人数较少,一些货车司机抓住空当,闯进汉正街,“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人也难免有松懈之时。”

  至于客货混装、长途客车进入汉正街等顽疾,一大队负责人则表示有些无奈。他称,长途客车与大货车不一样,大客车可以先到武汉港,距离汉正街很近,且多是凌晨来的,不好管。

  “有汽车厂家专门生产一种类似依维柯、金杯的面包车,不受单双号限制。”这名负责人称,这种车俗称“城市轻骑兵”,只设置5个座位,将后面留出很大空间来装货。“不属于改装车,又不是货车,你怎么查?”该负责人说。

  此外,“禁货”还涉及到运管、等多个相关部门。9月10日,汉正街一名人员明确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做生意难免占道卸货,作为执法人员,只能催促他们速度快一点。而运管部门也明确表示,如长途客车改变营运路线,到汉正街接纳外地打货的客人等,执法确实有难度。

  汉正街火灾阴影一直挥之不去的背后,是“禁货”不彻底,大大小小充斥着货物的临时仓库是火灾源头。而汉正街“禁货”的治本之策,或是搬迁改造。

  今年7月,武汉市长万勇参加有关汉正街搬迁改造工作时强调,实施汉正街搬迁改造项目是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需要,要求加快推进搬迁改造。

  这不是武汉市主要领导首次发声。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始,湖北省、武汉市一直将汉正街搬迁改造当做一件大事来抓,武汉市主要领导多次调研督办这个武汉市最大的旧城改造项目。

  前述交管局人士称,交管部门对“禁货”工作非常重视,有关领导隔天就要听取汇报。目前,汉正街区域的“禁货”力度将加大,已经批复再设置4个限高架的申请。据了解,近段时间,武汉市政府相关人员会在深夜定期、不定期暗访汉正街区域的“禁货”情况。

  对于汉正街的“禁货”,在参与汉正街搬迁改造项目的人士看来,是相辅相成的。该人士称,“禁货”的目的是为了促进汉正街区域搬迁,而搬迁后才能加速汉正街的改造升级。反过来,改造升级也能促进商户的搬迁。

  上周,一名关注汉正街搬迁改造的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汉正街要想彻底“禁货”,应从四个方面努力。他称,禁止大货车闯关,首先要将关口外迁至三环线,集中警力堵住几个重要进出口。至于化整为零的客货混装管理及大功率电动车转运货物逆行问题,需要交管、运管、集中联合执法,重点治理。同样,长途大客车外迁,也需联合执法,防止大客车进入汉正街,堵住打货人。而最有效的禁货措施,则是全面清理汉阳、硚口、江汉、江岸等汉正街及周边的不规范仓库,并予以取缔。没有了仓库,安全隐患消除了,货车也不会进入汉正街,“禁货令”的效果也达到了。

  这些措施会起到一定效果,但仍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一名私下向长江商报记者称,汉正街的数万商户面临整体外迁转型升级,目前,汉口北等城市外延市场尚在培育期,相当数量的商户仍然在搬迁上犹豫。只要还在汉正街做生意,就肯定要进货,商户们还是应该认清趋势,及早搬迁。

  其实,汉正街的商户也多在观望,不少商户也在做着自己的打算。随着汉正街搬迁改造工作的逐步推进、现代商业电商化,汉正街一些现有的商业模式将被淘汰,等到汉正街改造完成,商户的搬迁或改造也将完成。

  “形势在逼人,目前的生意维持一天是一天。”9月8日,一位在汉正街做了6年童装批发生意的商户称,违反“禁货令”是无奈之举。多名商户向记者诉苦,“禁货”后,货物进汉正街只能找车转运,每件成本增加30元。如果管制的外力更强,大家搬迁的动力也更大些。阵痛在所难免,就怕久拖不决,两边拉扯损耗更大。

  武汉大学一位副教授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500年的汉正街体积庞大,搬迁并非一蹴而就,城市外延新市场的培育也需要一个过程,加上互联网力量的兴起,汉正街改造项目并没有预期快,综合这些因素来看,“禁货”确实有一定难度。但在他看来,汉正街改造关乎城市公共安全,“禁货”是关键抓手。还是那句话,解决城市顽症要“痛下决心”,应采取强力措施,多方协力,系统推进,以此消解隐患,规范城市秩序,提升安全指数,促进整体搬迁,赢得城市管理的长治久安。

本周热门
智慧农场里充满科技味道
智慧农场里充满科技味道
远程医疗、智慧家居,甚至是无人驾驶,但是5G的脑洞...
业内多种乱象引关注互联
业内多种乱象引关注互联
央视晚会日前曝光了714高炮网贷、高额砍头息和逾期...
北京P2P投诉平台上线 投资
北京P2P投诉平台上线 投资
11月20日晚间,监管科技服务提供商金管通官方公号发...
博览会上的高科技产品
博览会上的高科技产品
在广西南宁举办的第十五届中国-东盟博览会上,智能...
湖南吉利汽车职业技术学
湖南吉利汽车职业技术学
合格毕业生均颁发国家教育部统一印制盖有湖南吉利...
财鑫闻|万华化学董事长
财鑫闻|万华化学董事长
11月3日,第三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论坛开幕。3日下午...
今日头条将举办第三届金
今日头条将举办第三届金
据悉,今日头条内容生态总经理洪绯将发布官方演讲...
三菱汽车宣布了其在澳大
三菱汽车宣布了其在澳大
三菱汽车宣布了其在澳大利亚广受欢迎的ASX小型SUV的...
武汉二手房价电脑评估接
武汉二手房价电脑评估接
我这个房子估计4500元/平,基本跟市场价一样,比评估...
丰田考斯特12座多少钱【汽
丰田考斯特12座多少钱【汽
【凤凰网汽车行情原创】COASTER柯斯达超VIP尊贵版,在...

联系我们|泉州网_泉州晚报社_泉州今日头条新闻抢先报道简介 |关于我们|小黑屋 |侨网历史|广告服务 | 泉州网_泉州晚报社_泉州今日头条新闻抢先报道历史 (   

联系我们|简介|关于我们|小黑屋|历史|广告服务| (   

返回顶部